首页 »

做法事、炒股票起纠纷,“好姐妹”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

2019/10/10 3:33:28

做法事、炒股票起纠纷,“好姐妹”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

文/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陈琼珂 通讯员 章伟聪

 

一对微信群里相识的“好姐妹”,“妹妹”热心帮助“姐姐”找人“算命”、“做法事”并代为炒股票,但终因“信任危机”,“好姐妹”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上海市长宁区法院一审审结这起有点另类的委托纠纷案,被告吴瑛应返还原告闻奕34万余元,并赔偿相应利息。日前,因被告撤回了向二审法院的上诉,一审判决已经生效。


“留英博士”收费替人算命

 

去年6月,闻奕向长宁区法院起诉,要求吴瑛返还她40万余元并赔偿相应利息。闻奕称,她通过社交软件“微信”群聊与吴瑛相识。在微信聊天中,吴瑛称自己是留英博士,在复旦大学任教,对易经比较懂,可以联系大师帮人算命、做法事。就这样她慢慢相信了吴瑛,两人的关系也从线上发展到线下。

 

据闻奕讲,去年3月,为了给家人祈福消灾,她委托吴瑛找人为家人算命、做法事。为此,闻奕分三次向吴瑛支付了12.5万元。吴瑛请人为闻奕算命后告诉她有“偏财运”,适合炒股票,但不适宜本人操作。

 

于是,从去年3月25日开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闻奕先后向吴瑛转账115万元请吴瑛替她买卖股票。但在询问所购股票名称及具体收益情况时,吴瑛却拒绝告知。后经一再催讨,吴瑛返还了93.4万余元。

 

闻奕认为,吴瑛用欺骗的手段骗取自己信任,但根本没有证据证明为她做过“法事”及“算命”。在代她炒股票的过程中也一直欺骗和隐瞒,因此,吴瑛应返还她剩余本金34万余元以及承诺过的盈利6万元。


115万元买股票,账户却未持该股

 

立案后,长宁法院先后三次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吴瑛不同意闻奕的诉讼请求,称受闻奕委托后,她请人为闻奕做过两次“法事”、一次“算命”,每次做完后都通过短信及微信告知闻奕并获得她确认。至于炒股票,受托期间自己向闻奕报告过相关情况,闻奕要求全部抛售股票后,自己也向她说明了亏损情况,加上闻奕入市后正值股市暴跌,相应损失应有闻奕自行承担。

 

法庭查明,去年3月2日,被告通过微信向原告发送“牛股宝模拟炒股”软件账户截图,称:“你自己看,周五买的……股市好的时候,一周翻一倍都很正常,我做过的”。

 

同月4日,被告再次向原告发送上述截图,并称“四五六月份,你随便做做,一百万翻到两百万都是轻松的。错过了,就得等到九、十月份了”。之后,原告先后转账115万元委托被告买卖股票。

 

4月24日,被告发微信给原告:“你的港口股今天发飙了,开始涨停的节奏”,但当日被告名下的股票交易账户并不持有港口股。

 

5月20日,心生怀疑的原告向被告提出将股票全部卖出,双方纠纷因此产生。


钱款大部分进入被告证券交易账户

 

法庭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告在处理涉案两项委托事务的过程中,是否履行了其作为受托人的义务。

 

关于“做法事”和“算命”,法庭认为,这一委托事项被告在举证上确有一定难度,但并非完全无法证明。被告对此没有提供任何有效证据,结合相关钱款在转入被告帐户后,大部分立即转入被告名下的证券交易帐户的事实,法庭确认被告没有处理原告此项委托事项,相关款项应予返还。

 

关于委托买卖股票,法庭认为,被告以虚构的炒股盈利状况获取原告信任,使原告的委托意愿建立在被告的误导之上。在收取原告交付的投资款后,被告并未全部投入其证券交易账户,并且曾多次从该账户取现,显然有损原告利益,该账户内资金也不完全等同于被告代原告理财的结果。被告虽曾向原告报告购买的股票及盈利情况,但其所告知的持股、盈利状况等均与事实不符。因此,被告没有履行其作为受托人最基本的诚实信用、如实报告义务。

 

本案主审法官陈婷婷指出,股票投资具有高风险,任何人都无法确保能够避免亏损,但本案的核心问题不在于正常的投资风险应由何方承担,而在于被告操作炒股的结果是否属于原告授意范围内的结果。

 

事实上,被告称其代原告炒股,但却表示无法区分其与原告的资金,并多次从证券交易账户取现。在炒股过程中,被告亦多次向原告做出虚假陈述,且无视原告的要求及指令,本质上是对原告资金的随意占用及使用。

 

因此,被告操作炒股的结果显然无法体现原告意志,该结果亦不应有原告负担,而原告主张的6万元盈利,并非该委托项下的钱款。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题图编辑:项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