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听说“家里蹲”也能成为科学家?

2019/9/11 20:13:27

听说“家里蹲”也能成为科学家?

 

伴随着国人对个性化教育的推崇,家庭私塾也逐渐流行起来。但一名20年来只接受家庭私塾教育的女孩,却无法完成初中试题。让人不禁反思,家庭私塾的教育,真的科学吗?

 

 

1

 

“家里蹲大学”,这个有些过时的网红语言,是对在家无所事事的自嘲。李婧磁就是一名资深的“家里蹲”,20多年来没去过学校,全在父亲的家庭私塾里学习,上了名副其实的“家里蹲大学”。

 

《成都商报》报道,2005年,泸州居民李铁军以“娃娃到学校学不到东西”为由,将女儿李婧磁带回家自己教,被孩子母亲告上法庭,面对判决,李铁军拒不执行,“宁肯坐牢也不送女儿回学校”。这起“家教挑战义务教育法”案曾经轰动全国。李铁军一度宣称,女儿18岁时,将成为生物磁场方面的科学家。

 

如今11年过去,李婧磁“成绩”如何?媒体总计如下:一、临摹“亚历山大大帝”头像,一个小时过去,仍未露出大致轮廓;二、李婧磁大方坦承,自己连初中试卷都考不及格;三、合奏《二泉映月》中断两次,父亲拉错,女儿忘调;四、李婧磁​称11年来最大收获是知道了做人的原则,当被追问什么原则,父亲说,“做人原则的最高境界,就是没有原则”。

 

很显然,不仅生物磁场方面的科学家成了泡影,所号称的“音乐、美术、天文、医学,无所不教”也没有太大的成效。

 

似乎,李婧磁成了家庭私塾的“牺牲品”。

 

 

2

 

那么,家庭私塾真的就一无是处吗?显然不是。

 

《广州日报》的举例很能说明问题:今年河南商丘的高考考场上,就出现了一位年仅9岁的考生张易文。她是从4岁开始,就在家由父母教学的。而大家熟悉的“童话大王”郑渊洁的儿子郑亚旗,小学毕业后就在家上学,他用3年时间学完了中学六年的课程,还自学成了电脑高手。现在郑亚旗已经成为雇老爸讲课、写稿,给老爸发薪水的CEO。

 

有趣的是,在这则新闻之前,《人民日报》刊载了一篇文章,提到了“换个眼光看私塾”。作者古耜表示:“私塾教育的核心内容,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文本。这些文本因为历史、地理、语言、思维等原因,构成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而这种基因的强弱有无,不仅影响着生命个体的精神风貌,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民族的原发性创造力。”

 

即便抛开民族发展这一宏大命题,家庭私塾也具有很明显的优势。有媒体表示,越来越多家长选择私塾教育,主要因为学校为了照顾大多数,而采取统一僵化的课程体系,从而抹杀了孩子的创造力和批判思维,此外,家庭私塾可以避免教育资源分配不合理,以及校园欺凌现象。

 

网友“我这只臭猪”便是家庭私塾的拥趸:“家庭教育有时候确实比学校教育教的更多,而且我觉得,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相比集体填鸭式教育出来的孩子更有个性。”网友“他们说要很长很长的名字”说,只要孩子心理以及性格好就行,开心就好,何必用世俗的条条框框去限制?

 

评论员徐甫祥也承认,要说李铁军的家庭私塾一无是处,也不客观。“譬如,李婧磁的学习日程表,音乐、美术、天文、医学,算得上涉猎广泛;读书、运动、做家务、甚至出门观测,也并非’闭门造车’。现今20来岁的大姑娘,眼下仍然饶有兴趣地每天看书、作画、弹琴,也算得上’非同凡响’吧?”

 

面对诸多质疑,网友“诺诺诺111”替李铁军打抱不平:“设想他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北大教授,说自己带孩子,相信很多人不会反对,大家只是对这父亲能力不信任。支持教育多元化!”

 

 

3

 

然而,正是网友“诺诺诺111”的辩词,恰好戳中了家庭私塾的痛处。毕竟,家长的教育水平,很难与学校相比。

 

《广州日报》评论员谭敏指出,父母自身的素养和眼界往往决定着能把孩子培养成什么样子,这也是家庭私塾的最大风险所在。“有的家长虽然想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但可能囿于自身能力,在家上学反而会对孩子的成长造成不良影响。”

 

网友“菊江散人”认为,家庭自行对孩子进行教育绝不可盲目。他对比了郑渊洁家庭式教育的做法,认为郑渊洁的成功有着两个方面的先决条件,“一是家长有着足以教育孩子的知识水平和能力;二是孩子有着自学成才的智力和自觉性。”他认为,如果盲目地仿效,必将是误了孩子苦了自己。

 

不幸的是,李铁军很可能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时评人岳乾批评他的知识结构里有一股浓浓的“民科”味,总是在宣称自己有重大的科学发现,但他的所谓科学研究既没有工具与知识来支撑,也没有实验与验算来验证。“更糟糕的是,他的’民科’意识挟持了女儿的教育,他只是个不专业的,不具备相应知识与教育设施而开展教育的’山寨教育者’。”

 

退一万步,哪怕李铁军真的是一名科学家,那么女儿的教育就真的成功吗?

 

《北京青年报》评论员毕舸一针见血,“家长定义子女人生的教育本身就是一种失败。谁也不能扮演孩子面前的上帝,无论你是父母,还是学校,乃至社会所定义的那些主流成长模式,都只能成为孩子成长的多选题之一,否则就可能演化成悲剧。”

 

而反观李铁军,他一直在限制孩子对于未来发展的选择,孩子所有关于学习、成长和人格培育的内容,都来自于李铁军的定义。毕舸不禁反问:“这与他所反对的学校应试教育又有何异?”

 

网友“zoeyang77”也批评李铁军“拿子女当私有财产,做梦想的试验田,最后成失败的陪葬品”,网友“你説我是风”质疑:“完全不觉得这是一个负责的父亲,就是一个又穷又蠢的偏执狂控制狂,毁了他女儿的一生。”

 

在争辩家庭私塾的合理性同时,也不能忘记合法性。李铁军的行为无疑剥夺了孩子的受教育权,违反《义务教育法》。

 

事实上,早在11年前,法院就要求李铁军在判决生效5日内送女儿返校读书。但是,判决并未得到执行。《中国青年报》认为,与其嘲笑李铁军偏执的教育观,不如检讨当初为何没有强制性手段让李婧磁接受学校教育。无疑,政府和社会没有起到应有的兜底责任。“当家长在子女教育上不作为、瞎作为时,政府和社会应当有更积极的作为。”

 

毕竟,家长冒着违反法律的风险,凭着自己对教育一厢情愿的理解,一意孤行地实施所谓“家庭教育”,不仅难以让孩子成为健全的人,也让国家和社会失去了合格的公民。

 

 

4

 

虽然学校教育存在很多问题,但总体瑕不掩瑜,上学读书仍有诸多实际意义:接受合格的教育、增加交流机会、获取相关资质……

 

“接受义务教育,让孩子作为一个’学生’生活在普通的大环境下,仍然是现下比较理想的教育方式,至少是一个最不坏的选择。”《京华时报》评论文章指出,在九年义务教育中学习的各种科目并不是“浪费生命”,而是给学生的未来打下坚实的基础,为学生的人生走向提供更多的选择。这种基础将要强于缺少专业设备及知识水准的自家教学,而提供的选择也将多于这些父母主观提供的选择,“不应该面对极少数因传统教育失败的案例而将如今的教育方式全盘否定。”

 

评论员叶传龙也认为,如果孩子进入学校学习十多年,可能接触到几十位教师,教师间知识、性格、爱好形成互补,都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影响。而仅由父亲一个人执教,受知识面所限,势必出现偏科和短腿,难以吸收到均衡营养。

 

此外,评论员张楠之也表示,一个人接受学校教育的过程,恰恰是学习与人交往、建立起社会关系的过程,学会与人相处,同样是一个人成长必不可少的“学问”。在这点上,再好的家庭教育也很难比学校做得更好。

 

李婧磁便是很好的反例,她的邻居在接受采访时就说:“小时候,院子里还有小朋友和她(李婧磁)一起玩耍。后来,大家都到学校念书,就几乎没有见到娃娃们一起耍了。”

 

拿更实际的说,学校读书可以拿到相应的证书,而在如今个“看证”的时代,连小学毕业证都没有,李婧磁今后求职之路的坎坷可以预见。网友“夏末秋初的秋天”不禁担心:“以后要步入社会的,要工作的,没有任何证件怎么行?”

 

 

5

 

事实上,学校教育和家庭私塾并非不可调和的矛盾体,有了学校教育打好基础,再有家庭提供个性化教育,融合两者优势的道路完全值得探索。

 

徐甫祥认为,李铁军意识到学校里应试教育的弊端,值得肯定,只是把女儿“关”在家里学习太过极端了。“李铁军除未经验证的’科研才能’外,会拉二胡,善画山水,确属多才多艺。李婧磁的母亲也工于国画。”他说,李婧磁生活在这样一个颇有艺术氛围的家庭,耳濡目染,能在接受正规义务教育之余,再由父母言传身教,不也照样琴棋书画皆通么?

 

《广州日报》认为,在实践个性化教育的过程中,法律千万不能缺位。“事实上,践行个性化、多元化、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是大势所趋,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家上学已经逐渐发展成为一种广受认可的教育方式,也出台了相关法律与条规。”

 

文章指出家庭私塾在我国尚未成熟,一是有违《义务教育法》的规定,二是因为缺乏规范,质量无人监督,家长失职时也很难有社会介入渠道,孩子的权利缺乏法律保障。“这需要我们及时出台条例,对家庭私塾进行监督、规范和管理,搭建学校教育与在家上学沟通的平台,规避教育失败的风险。”

 

事到如今,用初中试卷来判定家庭私塾的教育或许不过客观,但如果李铁军当初的决定更理智一些,女儿如今的愿望也不至于只是“想在25岁之前把自己嫁出去”。